杨华:为什么中国餐桌上会有大量浪费现象?

杨华:为什么中国餐桌上会有大量浪费现象?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1-03 04:52    浏览量:
中国餐桌上有大量浪费现象,这似乎是个顽疾。媒体多年来一直未停止过节约粮食的呼吁,甚至央视都打了控制舌尖上浪费的公益广告,每年三月召开“两会”时也几乎都会有代表委员提相关议案,但餐桌上的浪费现象仍未得到有效控制。浪费现象较为严重的地方,一是私人家庭用餐,二是学校食堂,三是小饭店小餐馆,四是大饭店。无论在哪里吃饭,其中请客吃饭时浪费是最大的。与中国大陆不同的是,包括香港、台湾、日本、美国、欧洲等国家、地区却极少有类似浪费现象。这是什么原因?首先想到的是我们有的浪费了。八九十年代以前,我国物质生活并不丰富,粮食、蔬菜、肉类等供给相对不足,大部分人还没有解决温饱问题,根本无从浪费。现在物质丰富了,以前那种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的生活一去不复返了,就要好好享受生活了。于是,就从一个极端转到了另一个极端。这似乎有点道理,但仔细对比,像香港、台湾这些地区早就脱离了物质贫乏的年代,为什么没有舌尖上的浪费现象?还有一个直观感觉是就餐习惯的原因。西方是个体中心主义,就餐习惯于自助,自己吃多少就拿多少。而中国是集体中心主义,喜欢炒一大桌子菜大家一起吃,所有人的筷子都在一个碗里捞菜吃,才显得亲密。家人吃饭时如此,招待客人吃饭时亦如此。但是我发现中国人吃自助餐时也有大量浪费现象,没比集体就餐好到哪里去。曾有学生回答我说是因为不好吃才剩下了,这是有可能的。但菜因不好吃而浪费更偏偶然事件,我们餐桌上的浪费却已是必然现象。还有更显而易见的原因,是中国人好面子。比方老同学从外地到武汉来玩,你招待他吃饭,四五个人一桌你不可能按人头只点四五个菜,而是习惯性多点一两道。请客吃饭的人多点菜,表现出对老同学的热情大方,老同学也感觉自己受到了款待而有面子。大家都在一个文化理解中,潜意识里认可多点一两个菜。但问题是,好面子是东亚文化圈里的共性,韩国、日本、香港、台湾和新加坡等地也好面子,为什么这些地方不但少有浪费现象,甚至不请客吃饭,而是实行AA制?我读博时曾受邀参加香港某高校的一个会议,该校一系主任因从事的研究跟我们来自内地的三个学生的研究方向相同,便请我们到校内餐馆吃午餐。我们赶到时系主任已点了菜,上来三道后便陆续吃。我们三个内地生边吃边等其他菜,但等到最后也没见再上菜,才知系主任只点了三道,相信另两个同学跟我一样没吃饱。后来才知道,香港这边一般不请客吃饭,只要是请你吃饭,必定是对你非常热情。与之对比的是,香港、台湾学者来访华科时,我们不仅请他们游黄鹤楼、逛东湖,还每顿都请他们到高档或有特色的饭店吃饭。另外,香港、台湾等地就餐实行AA制,是因为他们与西方接触较久,习得了西方的生活方式。AA制确实不涉及面子问题,能吃多少点多少,少有浪费现象。还有人将餐桌上的浪费与公款吃喝联系起来,吐槽“世界上最大的大款也打不过公款”。公款吃喝中浪费现象确实严重。点的越多,能吃到的种类就越多,还能显得自己的地位高。再者,点得越多,招待的客人就越有面子,关系也处得越融洽。但是明目张胆、大张旗鼓开着公车去公款吃喝的,在八项规定以后基本就禁绝了。这方面浪费少了,然而我们私人就餐、请客吃饭的浪费现象仍大量存在。还有人认为除了好面子,中国的就餐有着更为丰富的文化内涵,或者请客吃饭承载着太多的与“饿了么”无关的文化意涵,包括拉关系、走后门、谈生意、表谢意、致歉意等。在这种场合,一方面不往多的、好的、贵的点,就不能显示出诚意,另一方面宾主双方都在觥筹交错,没时间吃菜,被剩下的自然就多。另外还有人将这问题往道德品质里扯,这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道德品质好,就不会随便浪费,或者一不小心多点了,还有打包的好习惯。我是2007年读博士的,开始学校每月发700元生活补助,到毕业那年涨到1500元。有了这笔费用,不仅能在食堂吃饭,还买得起水果和到外边请客吃饭。读博士期间,我有一个习惯,就是从食堂吃完中餐后会拐到旁边的水果店买水果。我比较喜欢吃芦柑,那时芦柑5毛钱一斤,我一般每次都买近十斤,拿到办公室同师弟师妹分享。隔一两天买一次,大家都觉得我很大方,其实十斤也才五块钱。毕业后进了博士后流动站,我的习惯依然没变,每次饭后依然要拐到水果店,只是不再买那么多了,而是每次买两三个,边走边吃,到办公室刚好吃完。按说我博士毕业后工资要比博士生补助高不少,更加大方才对。但是此时大方不起来了,因为2010年后水果价格疯涨,芦柑从之前5毛钱一斤涨到十元三斤,到现在差不多5元一斤。如果我再每次买十斤,就得花上50元,自然慷慨大方不起来。有人总结说,之前买水果论斤买,现在买水果论个买,还有论片买的。吃都快吃不起了,哪还能浪费。我读本科时,宿舍有十个兄弟,都喜欢踢足球,每到周末就要跟外校的人踢比赛,完了在一起吃饭。我们那时没有AA制,听说过,但从没这么做过。每次十个人吃饭都由一人轮流付账。除周末外,平时也经常有人请客吃饭,三五成群的。吃饭的地点不高档,都是学校或周边的小店子。点一盘辣椒炒肉沫一般是三块钱,如果在那家店里包餐(每天两顿在那里吃,每个月150元),就2.5元一个菜。有鱼有肉的所谓大菜一般也只要八到十五块钱。每次点几个小菜,再配一两个大菜,也才十几二十块,人多也不超过三十元。米饭是免费的,随便吃。现在一道青菜也要二十多元,荤菜三四十元,大菜硬菜常上百。在武汉,两三人到餐馆吃饭,动不动就要小几百。作为湖南人喜爱的剁椒鱼头,十年前在武汉艳阳天最便宜的时候是28元一个,后来38、58、78、98地长,到现在158、188了。作为学生,一般已不敢随便请客吃饭了;就是高校老师,也不能经常请人到外边吃饭。在学生群体中,交际还是要的,搞活动到外边吃饭就只能实行AA制。AA制作为一种就餐制度,不是所谓文明社会的产物,而是因为请客吃饭请不起给倒逼出来的。请客吃饭都快请不起了,你还浪费得起吗?

相关新闻推荐

友情链接: 外盘期货   

在线客服 :     服务热线:     电子邮箱:

备案号: